首页 > 信息披露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寒潮初现 风投业浮现“淘汰赛”硝烟

发布时间:2015-09-22 15:09:35   来源:钱香

出借人称VC市场资金已供过于求;股市调整引发联动效应,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VC募资愈加困难。

 

风险出借,又称VC(Venture Capital)。它既不需要抵押,也不需要偿还。

 

对风险出借人来讲,如果出借成功,将获得几倍、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回报;如果失败,投进去的钱就算“打了水漂”;对创业者而言,使用VC创业的大好处在于即使失败,也不会背上债务,也因此使年轻人创业成为可能。

 

2015年,中国VC恰好迈过30年的发展历程,其触角已经延伸至各个领域,从蓝海到红海,资本簇拥背后是其泡沫显现,VC机构或将迎来一场残酷的淘汰赛。

 

2010年VC募资额为112亿美元,和2009年相比,涨幅近100%。而2011年VC募资额激增至282亿美元,是前一年的2.53倍。

 

李丰决定换个玩法。

 

他想挑战中国VC行业发展30年形成的行规。这符合他的性格,他是一个敢于挑战规矩的人。李丰说话头脑清晰,语速极快。熟悉他的人,打趣说他喜欢翻白眼。

 

8月16日晚,在北京一所据说是摄政王多尔衮的旧宅里,李丰高调地举办了新基金——峰瑞基金的成立酒会。

 

新VC挑战行业规则

 

这个在外人眼里善于制造概念的出借人李丰,将身处困局中VC的自我颠覆第一次公开摆上了台面。

 

出借阅历丰富的李丰,在2008年离开新东方加盟VC机构IDG,在IDG的7年,他投了61家企业,账面平均回报6.14倍,包括河狸家、三只松鼠、韩都衣舍等如今炙手可热的品牌。

2014年底,李丰想在IDG内部创业,尝试自我变革。但因各种原因计划夭折,他不得不离开IDG,创立新基金。

 

在李丰的主导下,新成立的峰瑞资本做了3个革命性改变:其一,不超3倍收益的项目不收管理费,切断自己的退路,也将VC的行规推到悬崖边;第二,颠覆VC收入分配逻辑,原来是VC老板决定员工收入,以后由创业者决定;后,降低出资门槛,让更多的人成为他的合伙人。

 

详细来说,目前VC采用的主流公司架构是有限合伙制,出借人分为普通合伙人(GP)和有限合伙人(LP)。有限合伙人作为出资人,不参与公司的日常运营和出借管理,而普通合伙人负责基金管理,并收取固定份额的管理费和相应比例的出借回报。

 

按行规,出借回报(CARRY)的分成比例,普通合伙人拿20%,有限合伙人拿80%。而在普通合伙人内部,合伙人拿走大部分,投后服务团队往往无缘出借回报的分配。

 

李丰宣布峰瑞的出借回报将不局限于内部和合伙人,甚至在极限情况下,把出借回报的90%分给别人。

 

20%的出借回报被分成两部分。第一个10%用来奖励项目推荐人。另外的10%交由创业者来分配,奖励给那些给创业者提供过帮助的人。原则上,投后服务团队可以参与两个10%的分配。

与此相应,为了吸纳更多拥有资源的个人参与到新基金的运作中,李丰将个人LP的出资门槛降低至100万人民币。这已经是法律能够接受的低额度。

 

管理费对赌协议、“全民VC”,这个在外人眼里善于制造概念的出借人,将身处困局中VC的自我颠覆第一次公开摆上了台面。

 

出借人走下“神坛”,变身“保姆”

 

各路VC使尽浑身解数,在利益和服务上,向创业者倾斜,甚至像保姆一样。

 

在业内人士看来,李丰的一系列玩法并不新鲜。以太资本创始人周子敬告诉新京报记者,亲近创业者的一系列做法,在业内早有有尝试。

 

青山资本的“项目导师制”便是如此。为了帮助创业者成长,青山资本请个人LP(有限合伙人)做创业项目的导师,一对一帮助企业成长,并从出借回报让渡一部分金额奖励给LP。

 

为了争抢优质项目,出借人不得不走下神坛。明势资本的创始人黄明明直言不讳,“如果在今天这个市场上还有哪个人觉得他是高高在上的,那应该是脑子坏了。”

 

各路资本使尽浑身解数,在利益和服务上,向创业者倾斜,甚至就像保姆一样。“公关宣传、人员招聘、战略制定,甚至帮创业者找项目、攒团队,这些事情,都有出借人在做。”周子敬告诉说。

 

洪泰基金则是为创业者提供“拎包入住”的服务。合伙人商思林告诉新京报记者,洪泰为创业者提供了一整套的服务,包括硬件、技术、公关等。“从创业项目出生,到后IPO或并购,洪泰都会帮助解决,创业者只需要安心做好业务,不需要再像交际花一样出去跑。”

 

李丰认为自己的做法更彻底。“我把我应该赚到的钱,都分配给帮我和帮你的人。从机制上已经不可能变得对你更好了,因为我把钱都给你了。”

 

激烈竞争下,出借人不断地将“早期”这个概念往前移,甚至潜在的创业者也成了VC争抢的标的。2014年,IDG和经纬中国都曾尝试招揽怀有创业梦想的年轻人,入驻公司一年,给予各种资源支持,激发创业潜能。

 

VC进入买方市场

 

创投关系变化的背后,是出借人和创业者供需关系的变化。

 

今年,VC在中国正好迈过30年的发展历程。在其发展早期,因为出借机构稀缺,第一波互联网公司融资非常难,只能到国外寻求出借。

 

1999年10月,高盛牵头对阿里巴巴进行了500万美元的首轮出借,获得40%的公司股份。同年,马化腾拿着改了6个版本、20多页的商业计划书,找到了美国IDG和香港盈科数码。两家出借机构共同向腾讯注资220万美元的风险出借,各占20%的股份。

 

如此便宜的交易价格,在今天互联网公司中已经极为少见。

 

以WIFI万能钥匙为例,2015年5月22日获A轮融资5200万美元,仅出让5.2%的股权。

 

据业内人士透露,当时出借人处于强势地位,有的甚至要求创业者签署对赌协议,如果项目预期盈利未能顺利实现,创始人可能会丧失对项目的控制权。

 

天使出借人蔡文胜,更知名的身份是美图秀秀董事长。2005年,当他还在为新公司苦苦寻找出借时,为了见IDG的出借人,激动得一天一夜睡不好觉。

 

如今,创业者已经很难想象这种激动的心情。对他们来说,一天连续见几位出借人并不新鲜。在以太资本的平台上,创业者甚至可以根据出借人的行为数据,拒绝出借人的约见。“20%的出借人会被创业者拒绝。”周子敬说。

 

李丰表示,从本质上讲,VC市场是一个商品交换市场,资金是商品,出借人是供给方,创业者是需求方。“在十几年前,VC是个典型的卖方市场,资金供不应求。可是近几年来,供需关系逐渐由供不应求、供需平衡,再到供过于求。”

 

供需改变的根源是资金供给量的增加。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0年VC募资额为112亿美元,和2009年相比,涨幅近100%。而2011年VC募资额激增至282亿美元,是前一年的2.53倍。

 

随着中国互联网公司到美国上市的窗口期到来,2014年,阿里巴巴、京东商城、微博等大量公司成功赴美IPO。IPO是VC主要的退出渠道。企业一旦上市流通,VC往往获得高额回报。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阿里巴巴上市后,软银获得的账面回报高达433倍。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VC机构在近几年内成立。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备案创业出借企业共计943家,比2011年新增备案创业出借企业多101家,而在2002年,这一数字仅为8家。

 

资本捧出泡沫

 

出借额快速增长,促使创业公司估值提高,在相等的股权份额下,出借人不得不注入更大规模的资金,而出借额的增加,反过来又会助推下一轮估值的飙升。

 

激烈的竞争下,创投数额不断高涨。清科数据显示,1999年,中国VC平均出借额仅为260万美元,而到了2015年上半年,这一数字已经超过800万美元。

 

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告诉新京报记者,2015年以来,即便是天使出借阶段,平均出借都在300万到500万左右,稍微好一点的项目基本都是800万到1000万。

 

“创投圈正在变得无比的疯狂”。2014年9月,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在发给经纬系出借经理的公开信中说道。

 

张颖称,2014年以来,二级市场的“火热”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到了一级市场。融资额屡创新高、公司估值和上市行情节节攀升,所有主流基金都在疯狂地出借项目,之前不太常见的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融资开始变得极其平常,创业项目每轮融资之间的时间差被迅速缩短,甚至上轮刚结束就涨价几倍开始下轮新融资的情况也变得“合理”且频繁起来。

 

出借额快速增长的背后,是创业公司水涨船高的估值。张野介绍,初始创业公司的估值自2013年以来,也几乎以一年翻一倍的速度增长。

 

如今在舆论风口浪尖上的一亩田,在媒体报道中曾被吹捧为神话:过去4年里,实现了2000%的增长,估值每个月都在增长。创始人邓锦宏曾透露,很多VC找上门来,“我们基本是被动融资,连PPT都没有做过,只给他们看了后台数据。”

 

公司估值提高,相等的股权份额下,出借人不得不注入更大规模的资金。而出借额的增加,反过来又会助推下一轮估值的飙升。IPO受阻,出借人寄希望于股权转让或并购抽身退出,要求创业公司有更好的数据表现,压力之下,创业者不得不烧钱甚至造假。

 

VC或迎来淘汰赛

 

有分析指出,二级市场不好,上市公司就不会收购小的公司,很多基金无法退出,也就没有钱往外投。

 

市场从“贪婪”转向“恐惧”的关键节点,往往只在弹指之间。

 

2015年以来,A股市场一路高歌猛进,但从6月15日开始的10个交易日内,上证指数从5000点上方断崖式下跌到3800多点。

 

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认为,当二级市场有调整,就会回过来传到一级市场。 “二级市场不好,上市公司就不会收购小的公司,很多基金无法退出,也就没有钱往外投。”

 

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表示,未来两三年,对于创业者和出借机构都是关键时期,也许在创业者之前,出借机构会先迎来残酷的淘汰赛。

 

张野的担忧不无道理。进入2015年以来,VC募资越来越困难。根据清科《中国股权出借市场2015年上半年回顾》,2015年上半年中外创投机构共新募集105只可出借于中国内地的基金,同比下降16.0%。已知募资规模的82只基金新增可出借于中国内地的资本同比下降41.7%。

 

即便是高调成立的峰瑞基金,背后的募资压力也同样巨大。

 

股市的回潮几乎和峰瑞募资同步。李丰告诉记者,初步接触LP(有限合伙人)时,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资本市场的寒意。“很多人表达了出借意向,但说还要看一下手里的现金有多少,说白了,所有人都受到了流动性减少的影响。”

 

8月24日,全球股指重挫。突然到来的寒意,让不少出借人联想到了2000年前后泡沫破裂的景象。

 

蓝领创投陈维广在一篇文章中写道,2000年纳斯达克股市指数达到顶峰时4000点,整个市场开始变得疯狂,随便一个科技企业A轮融资就达到了3000万美元。当时硅谷大学街两侧的餐馆里,挤满了出借人与创业者,一顿饭的时间就能谈定几千万美元的交易。

 

但那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危险即将来临。

 

“The winter is coming”,在美剧《权力的游戏》中,身处北境的史塔克家族反复提起即将来临的厄运,但是多数人都不愿意相信。他们沉浸于眼前的繁荣,以为能把未来抓在手中。

未来两三年,对于创业者和出借机构都是关键时期,也许在创业者之前,出借机构会先迎来残酷的淘汰赛。——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

上一篇 中英财经对话谈及互金监管政策并达成共识 下一篇 P2P网贷出借时代下的思考
收益计算器
在线客服
400-666-8980
市场有风险
出借需谨慎
查看《风险告知书》

%

风险提示告知书

尊敬的会员:

为帮助您更好地理解平台相关出借项目的风险,根据网贷法律法规和《注册服务协议》及其他有关规定,特制定此《出借风险揭示书》。

出借人在进行网贷出借时包括但不限于以下风险:

一、宏观经济风险。

由于我国及周边国家、地区经济活动和物价水平波动,其可能会引起出借收益的波动,使您存在亏损的可能,您将不得不承担由此造成的损失。钱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出借人将承担由此造成的损失。

二、法律政策风险。

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发生变化,或者平台的制度、规则发生变化,可能导致出借项目经营的波动和相关信息披露的变化,钱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出借人将承担由此造成的损失。

三、主体风险。

借款企业的内部管理和外部决策不在平台的控制范围内,平台只能在法律法规及平台制度、业务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促使借款企业向出借人进行完整的信息披露。因此,出借人将承担由于相关借款企业业务风险造成的损失。

四、技术风险。

因平台、其他合作方或相关电信部门的互联网软硬件设备故障或失灵、或人为操作疏忽而全部或部分中断、延迟、遗漏、产生误导或造成资料传输或储存上的错误、或遭第三方侵入系统篡改或伪造变造资料等,钱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出借人将承担由其电脑终端故障或其他非平台原因导致系统故障而造成的损失。

五、利率风险。

因市场利率变化,可能会对出借人的实际收益产生影响。

六、不可抗力因素导致的风险。

诸如地震、火灾、水灾等自然灾害以及战争、政府行为等不可抗力因素可能导致的损失,钱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出借人将承担由此导致的损失。

七、自身过错。

因出借人过错可能导致自身损失,包括但不限于:决策失误、操作不当、遗忘或泄露密码、密码被他人破解、使用的计算机系统被第三方侵入、委托他人代理交易时他人恶意或不当操作而造成的损失。

八、其他钱香平台无法预见、无法避免或无法控制的风险。

本《出借风险揭示书》的最终解释权归钱香平台所有。

出借人承诺并保证已认真阅读本《出借风险揭示书》,理解上文所揭示的所有风险,并愿意承担出借风险可能造成的损失,钱香平台不对出借人的出借损失承担任何责任。

本《出借风险揭示书》并不保证揭示出借人使用平台提供的在线出借服务进行出借所面临的全部风险。出借人参与此项业务前,应全面了解相关法律法规,认真阅读相关配套制度与规则,并根据出借人自身的出借目的、出借期限、出借经验、资产状况等情况自行判断是否具备相应的出借风险承受能力。

特别提示

上述风险提示不能穷尽全部风险及市场的全部情形。

风险提示语:市场有风险,出借需谨慎。